二百三十三 求援(1/3)
……

  “唏律律……”

  十月十一日清晨,新城大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馬鼻息響,守城的蒙洛士兵站在城頭上定睛望去,忙大呼打開城門。

  當沉重的大門洞開之際,臉色發紫、意識逐漸模糊的速闊臺,努力夾緊馬腹向前又搖搖欲墜的行進幾步,當他發現城門內沖出一隊士兵前來接應后,再也忍受不住,傷疲過渡的身軀失去平衡,滾落馬背。

  前來迎接的士兵趕忙接住速闊臺,還未來得及詢問狀況,就聽速闊臺斷斷續續說了一句“王,有難,趕緊救援……”

  說完,頭一歪,徹底暈死了過去。

  蒙洛士兵見此,手忙腳亂的抬起速闊臺,為首的一名守將大聲對下屬說道“趕緊回去稟報城主,快……”

  此刻的拓跋嗣正一臉愁容的坐在城主府廳內,對坐在客席上的衛稷十分無語。

  只見衛稷桌案前擺滿了草原上的美食,肆意逗弄著圍在身邊兩個姿態婀娜的胡姬,滿臉的悠然自得。

  “聽聞那劉策治理地方頗有心得,可怎么他麾下會有這么一個不務正業的家伙”

  拓跋嗣心中不斷肺腑著,這個衛稷自到新城上任后,幾乎每日都要來城主府內與自己相見。

  本來,拓跋嗣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學習城鎮管理方式的好機會,又聯想到衛稷的身份,特意對他是禮數有加,只要所提要求不過分,都會盡力滿足他。

  可四五天后,拓跋嗣就不淡定了,這個衛稷每次來城主府都是蹭吃蹭喝來的,當然拓跋嗣倒是不在意他吃些東西,就算供衛稷吃喝一輩子自己都有信心保證吃不窮自己。

  可關鍵是你總該談正事吧結果每次竟是談些風花雪月的見聞,對新城的建設和建議只字不提就讓人難以接受了,更重要的是這嚴重妨礙了自己的辦公時間……

  好幾次拓跋嗣都有意無意想將話題往治理城鎮上引,可衛稷每次都是含糊而過,這就不得不讓他有些厭惡了……

  但這又能怎么辦,趕又趕不走,好歹人家是新城的外交官吏,只好忍著心中惡氣,陪著他吃喝玩樂。

  “好酒啊……”

  衛稷一杯酒下腹,與兩名胡姬打情罵俏一陣后,拱手對拓跋嗣說道“我說城主啊,你怎么不喝酒啊來來來,為我們兩國的友誼,干上一杯!”

  拓跋嗣搖搖頭拒絕道“王爺,請恕晚輩斗膽直言,您身為外交處司務,負責與我蒙洛人交涉,當以公務為上,如何能這樣每日玩樂不止呢”

  衛稷聞言,笑容可掬的說道“城主何出此言吶難道本王現在就不是在與你交涉么”

  拓跋嗣眉頭一蹙,略帶不滿地說道“王爺您這是在說笑么”

  衛稷答道“城主啊,你還年輕,不懂得這吃喝也是交際一道,實話說吧,本王這些日子早已看出城主對本王心有不滿,

  但城主可有想過本王為何會如此厚著臉皮,天天在你這里蹭吃蹭喝么”

  拓跋嗣聞言,頓時正了正身姿,對衛稷拱手問道“那還請王爺替晚輩解答一番其中的道理……”

  衛稷當即張開雙臂,揮了揮衣袖,剛準備要開撥下這個年輕人,忽然門外沖進來一個下人,緊張的跪在拓跋嗣跟前“城主,速闊臺將軍渾身帶傷,現在就在城中向這里趕來!”

  “什么!”拓跋嗣聞言,立馬從椅子上起身,震驚無比地說道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速闊臺將軍怎么會身受重傷”

  下人搖搖頭說道“這個奴才也不知,奴才只知道,速闊臺將軍傷勢嚴重,部落的巫醫都說熬不過去了……”

  “速帶本城主去見他……”

  速闊臺可是草原上一員名將,又是自己王叔的左右手,拓跋嗣自然是急切萬分。

  衛稷見此,也起身說道“城主別急,人不是正在朝城主府趕來么您去了也沒啥用……”

  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章
679美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