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二 明年梨花(1/2)
“姑娘,往哪去”

  車夫擦了擦額頭細密的汗,他們這行就是苦力氣掙錢,這才初春穿著單夾都已經累出了汗水。

  寸亦劍對他笑笑道:“不勞煩了,我只是借地等人片刻,不坐車?!?br />
  聽見她不坐自己的車,車夫也不著急拉其他客人。

  他掏出一個水壺咕嘟咕嘟開始喝水,一天當中為數不多的休息十分愜意,讓他不由得開始和身邊人攀談起來。

  車夫說:“姑娘,你看著也像是大戶人家的閨女,怎么一個人大咧咧出來”

  寸亦劍反問:“現在開了女子恩科,大街之出來走動的女子比比皆是,如何不能一個人出來了”

  提起女子恩科車夫就不滿起來:“俺家那婆娘,大把年紀仨個孩子,還想著要科考當官——你說這不是作孽么”

  “誒,這荒唐日子苦咯!”

  對于車夫的埋怨寸亦劍并不去爭辯什么,人皆有目光短淺之處,自旸齊帝開始為防再出現第二個昭邕公主,便大肆打壓女子。

  時至今日二百年,能出入朝堂并有那么些作為的,也只有自己一人。

  如今皇帝不知為何猶如大夢初醒,一改從前荒唐天真,大刀闊斧改革起來。

  而身為昔日叛賊羽翼的寸亦劍,倒是意外被輕輕放下,沒有處以極刑。

  如此也好,自己這一身殘軀若是死在五馬分尸之下,下了黃泉怕是會嚇著先生。

  寸亦劍終于在車夫喋喋不休的抱怨下等來了該來的人。

  “主說,你既然是他的弟子,保全你的安危本是應當,但你如一意殉葬他也不攔你?!?br />
  秋劫看著這個卸下一身鋒芒顯得有些疲憊的女子,她眼角眉梢的憔悴,仿佛將從前的明艷風流都渡成了傳聞。

  他道:“昔日殺害他的人,主業已解決,你無需有身前身后顧慮?!?br />
  寸亦劍于是真心實意道:“多謝逸王成全?!?br />
  可秋劫看著她,卻神色冷淡:“主有令不得傷你,否則你這等背主之人,秋劫必殺之?!?br />
  如今寸亦劍可不怕他,她指了指天道:“當街殺人,無論權貴可都是要付出代價的?!?br />
  秋劫一時沉默。

  “你為何……”

  “那一日我見了江水,”寸亦劍打斷了秋劫的問話,“于是我才明白,我所堅定推崇的原來從根源便錯了?!?br />
  那日江水前來,對自己說的一番話,時至今日記憶猶新。

  她說——他有殘疾本來可以很簡單地得到信任、輕而易舉地走到高位,為什么偏偏游戲人間他對這個世界沒有喜愛,百姓都是無趣之物,得之生厭則死。

  她還說——他賜死的那些才是他覺得有趣的,愿意成全一段佳畫的。

  甚至還有江水面對自己疑問時,冷靜得說自己決定在三年后死去。

  這些話寸亦劍如實說了出來,面對秋劫這個曾經共事之人,她笑得并不張揚。

  “背主之事不過無稽之談,我所追尋的只是百信安定,從來為此不擇代價?!?br />
  寸亦劍一直到全須全尾走出逸王府,她才知道自己的一切,儲誠庭不可能不知道。

  而那個人他從頭到尾不加干涉,像是冷眼旁觀的看客。

  令人齒寒。

  寸亦劍轉身欲走,卻看著煙火熱鬧的塵世有了些留戀。

  她為了天下安定而奔波,割舍掉最初信仰與熱血,卻最終在天下安定的時候決定離開。

  她回頭道:“如今我才明白,江水姑娘為何那般平穩選擇了死亡?!?br />
  她到最后已經沒有了敵人,天下間都在稱贊這圣人的名聲。

  可被刻意扭曲的愛憎將她的心糾纏得粘稠如膿水,一開即逝的曇花有著驚心動魄的光華,卻不得不以一些肆意添加的養料供奉自己。

  于是

  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章
679美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