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(1/2)
二人回到店中,店內其他客人還睡的很熟。
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這里有兵工廠”薛蠻子將面巾扯下,唐烈坐在桌邊,到了杯茶,慢條斯理說道。

  “不知道,無意間碰到的?!?br />
  唐烈此番話很顯然不想讓他人知道真實事情。他如此掩蓋,恐怕赫連蕭也知道此事。

  他們二人到底在謀劃什么如此秘密行徑,事情一定不簡單。

  薛蠻子也不想參和進他們的斗爭中去,畢竟有規則限制不容打破。

  “你們的事情,我不會參與,天一亮我便離開。不管你是裝瘋賣傻也罷,還是半夜潛破屋。你多加小心?!?br />
  薛蠻子可以看出那些匪徒,覺不是一般的匪徒。那些匪徒身材魁梧,四肢健壯,下盤結實。吶喊聲雄厚,一定是常年鍛煉身體,才能形成的。

  唐烈點頭,心里十分清楚他們是些什么人,否則他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、裝瘋賣傻道此地。

  喪妻之痛固然痛,但只要能報仇,安慰她的靈魂,一切代價皆可失。

  世人皆知他薄涼,為了一個風塵女子滅妻,下葬之日受莫大屈辱??捎钟姓l能明白,他所做一切有因為何故。

  他又豈是那糊涂,色迷心竅的官宦子弟。家族早年間因卷入祈家慘案敗落,到他這里只是個虛名王爺。早些年一直鎮守荒涼邊疆,因赫連蕭之事入朝,遇見了石吏的女兒傅染,得她青睞結為夫妻。在此之前他曾遇見一位曾救過他性命的風月之地的女子。

  雖然對她特別,那幾年嘗嘗跟在軍營中服侍左右,底下的人便認為他們關系親密,知道他娶妻后,也同樣認為。

  但她終是沒看清二人之間的關系,他對她只是恩情,而對傅然與之不同。

  但她實在太過鉆牛角尖,時常做些讓人不理解的行為,甚至耍小手段、使小聰明挑釁林染。

  傅染剛開始并不止她能做出如此羞恥的事情,但傅染沒想到的是,她一介風月女子手段多的且骯臟的多的很。

  只是這些事情唐烈從未在意過,直到有一次她為自己落水受傷。

  只記得那一天很熱,軍營中士兵們只能忍受酷熱,而幾經脫水。

  她為給將士們解暑,去河邊打水,卻再途中不甚入水。

  士兵見狀通報給當時在軍營的傅然,傅染本不想與她又任何或多或少牽扯,便之叫了婆子去救人??刹涣弦馔獍l生了,她錯足溺水而亡。當時的自己只認定傅然小心眼,容不下她,一怒之下將她退下水溺亡。

  關中將士多受她照顧,她被害溺亡。將士們便認定是林染所為,步步緊逼,逼迫她不得不求石吏將唐烈掉回京城。

  唐烈氣怒林染害人,又被迫入京,便一直沒給她好臉色。她帶著傭人離府,卻從不少府中吃食生活。林染從不為自己辯解,致使所有人都認為她害人逃避回京。

  直到她死也從未辯解一句,或許死后與自己劃清界限對她是種解脫,但她的死一定不是意外。害她之人一定是想得到兵權的人,能從中獲利的人,便是害她的人。

  赫連蕭既然能查到此處,這背后的人一定與林染的死有關系。

  薛蠻子現在只想找到白狄,白狄身上獸丹的波動越來越小,恐有不測。

  白狄被仙界通緝不是一天兩天,捉拿她的可是仙界戰神元稹,此人的手段可不亞與薛傲。

  “薛蠻子,你不是普通人。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,就當我唐烈欠你的,帶我辦完事情,我一切都聽你的?!?br />
  唐烈‘噗通’一聲跪在薛蠻子面前,薛蠻子一驚抬手便要去扶,唐烈死死跪在地上不起。薛蠻子只好先應下。

  “不過事先說好,我不會參與你們的斗爭?!毖πU子深知世界規則不能打破,那怕他要求自己去幫助他們,也是有心無力。

  唐烈抬頭看著薛蠻子,眼

  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章
679美人捕鱼